【时光机】歌手声带萎缩「我的天已经塌了」却意外得到美好收穫

【时光机】歌手声带萎缩「我的天已经塌了」却意外得到美好收穫

萧人豪声音听起来像是一天一夜没睡的疲弱:「生病之后,我的声音就变成这样,听起来起来累。」28岁的他是工程师,原本闲余时间还在餐厅驻唱,2年前某次发声练习后,喉咙沙哑,他以为睡一觉醒来便能复元,结果声音状况恶化:「整个喉咙很肿、很胀,很像感冒,讲话要很用力,说五分钟就要休息。」

诊断结果是声带萎缩,疑似胃食道逆流,胃液烧坏了声带,让声带反覆发炎导致萎缩。「我本来是一个很外向的人,聚会都是我在讲笑话,跟陌生人也可以聊天。」突然之间,他成了朋友聚会时,没有声音的人:「有时候出去一整天,我都没说话,觉得好像让气氛很差,我自己的压力也很大。」后来,他索性躲在家里,不社交了。

除了上班工作必需讲话沟通的时刻,萧人豪都把想讲的话写在手机上沟通,一下班更是完全沉默了。买东西吃饭,也用手机上的文字与店家沟通:「有服务生以为我是外国人,跟我说英文。」下班后,他就躲在家里看网路影片:「看水濑、猫猫狗狗可爱的影片,感觉很疗癒…每天醒来,我都想要继续睡,只有睡觉才能彻底忘记喉咙的事。」

会这幺难熬的,是因为唱歌这件事。旧照是他念小学时,站在舞台上唱圣诞歌曲:「我长得不好看,又很瘦,很没自信,但唱歌让我觉得自己跟别人不一样。」他还记得第一张买的专辑是周杰伦的《八度空间》,听了专辑之后,他就立志要写歌、当歌手,还自己用录音带录了十首歌的专辑:「歌都是自己写的,我还跟同学交换听,我还留着,前阵子回头听,觉得好中二。」

萧人豪从小爱唱歌,他记忆所及,第一次登台唱歌是小学时的圣诞节。(萧人豪提供)

高中开始组团表演,大学到陈建宁的工作室学习音乐製作:「我做了很多年,只有李爱绮(原名李嘉)收过我的一首歌,但我一直没放弃这件事。」妈妈总是劝他:「不要浪费时间,反正也没看到成绩。」他为此很不高兴:「我浪费也是浪费我的时间啊!」只要是花在自己喜欢的事情上,都不叫浪费。

生病之后,亲子关係也转变了。萧人豪出生于南投,父母原在夜市摆摊:「我从小在夜市听方顺吉的歌长大。」现在父母已经退休:「我本来很少打电话回家,也很少跟家人说心里话。」一个人在台北生病,没有人可以说话:「我很想听妈妈的声音,可是我没办法聊天,就用line视讯,妈妈用讲的,我用打字,每天要听到她的声音,我才睡得着。」

妈妈有时想劝他想开一点,总是拿萧人豪得癌症的朋友为例子:「你看人家生重病,还是有很多其他的事可以做啊。」萧人豪听了很沮丧:「我就是想好起来,我没有想做其他的事,就只是想要唱歌啊。」母子有时为了这种对话而不开心,萧人豪主动开口跟妈妈说:「你可不可以直接说你爱我,会一直支持我就好。」妈妈乖乖照着儿子说的话,讲了一遍,还告诉儿子:「没关係,天塌下来,妈妈帮你顶着。」萧人豪哭着说:「可是现在我的天已经塌下来了,我要怎幺办?」

在这一日复一日的谈话,原本不说爱的家人,透过网路竟也轻易说出口了。去年萧人豪的治疗稍有起色,他想趁着还能唱的时候,为自己留下纪录:「人生很无常,要趁还有能力时做自己想做的事。」他打算把这几年在台北工作的存款拿来录製作个人专辑,虽然嗓音还未痊癒,但一句一句慢慢唱,现在已经可以一次完整唱完4首歌的长度了。

有天,萧人豪的妈妈突然跟他说:「你要不要写一首歌,我们来合唱,搞不好会红喔。」他高高兴兴替父母写了歌,并安排合唱:「生这场病,我才发现当一个正常人,是多满幸福的事,身边很多平凡的事是多幺美好,好比我妈妈的歌声。」

他现在还是习惯天天跟妈妈通电话,有时妈妈有点烦恼:「天天讲,讲到我都不知道今天有什幺东西好讲了。」这是萧人豪不平凡的灾厄里,得到最平凡收获。

上一篇: 下一篇: